据国外媒体报道,在巨大的苹果新总部开始修建之前,一位建筑师曾主动提出为史蒂夫·乔布斯设计一个替代方案:建造一座适合步行的宜居城市,而苹果办公楼是这座城市的主体建筑。

    2011年6月,史蒂夫·乔布斯亲自向库珀蒂诺市议会演示了苹果新总部的环形建筑方案,但这个方案遭致了很多评论者和城市规划者的批评。《洛杉矶时报》的评论家克里斯托弗·霍桑(Christopher Hawthorne)写道,它“充满了矛盾”——被乔布斯描述为“飞船”的建筑跟《广告狂人》(讲述上世纪60年代美国广告业黄金时代残酷竞争的剧集)那个时代的郊区办公园区更为相似 ,他的“绿色”公交系统规划掩饰了对数千个停车位的需要。

《纽约客》的保罗·戈德伯格(Paul Goldberger)则表示:“谁愿意在一个巨大的甜甜圈里上班呢?”他还把这个设计的“不人性化”级别跟五角大楼相提并论。建筑评论家亚历山大·兰格(Alexandra Lange)指出,即使是在硅谷公司中,苹果也很异类,因为像谷歌或Facebook这样的公司,坐落在她所说的“网络公司城”(the dot-com city)里——虽然是封闭的郊区工作园区,但至少试图让人感觉像是在城市里。

替代方案:“苹果城”

但是,只有一位建筑师直接把批评意见发给了乔布斯。在乔布斯把方案提交给市议会一个星期之后,以色列建筑师希勒尔·肖肯(Hillel Schocken) 发送一封电子邮件给乔布斯,因为据说乔布斯会读别人发的电子邮件,偶尔还会回信。

“正如你说的那样,把1.2万人置于一个单体建筑物内是相当奇怪的事情,”他写道。

“之所以很奇怪的,是因为即使是在美国,人们也开始意识到郊区和城市扩张的弊病了,这两个概念都属于上个世纪中叶。你这个项目的规模这么大,可能标志着美国城市化进程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在这个新的时代,人类优先于车辆,行人优先于驾驶者。这个项目可以在街道上,而不是车道上,创造一个充满活力的公共领域,让库珀蒂诺的人们,其中也包括苹果公司的员工,可以在这个公共领域里见面、联络、做生意和互动,为着他们的共同利益开展活动。而你的方案,只是用公交系统来取代了停车场。”

同时,肖肯提出了“苹果城”(Apple City)的概念 ,它是指库珀蒂诺所缺少的适合步行的城市核心地带。乔布斯一直都没有回复这封邮件(他在几个月后过世),但无论怎样,去年,肖肯和他在特拉维夫大学的学生们自行开始设计“苹果城”。Foster + Partners设计的原方案是闪闪发光的玻璃“甜甜圈”,而他们的“苹果城”方案是被“史蒂夫·乔布斯大道”一分为二的网格式街道。“苹果城”的中心是“苹果中心”,内有商店、博物馆、图书馆,和“史蒂夫·乔布斯遗产中心” 。

融入到城市中

苹果有1.2万名员工,而“苹果城”可以容纳16335名员工以及11180 名库珀蒂诺的永久居民。 “真的没有理由把办公楼跟城市隔离开,”肖肯说:“实际上,公司被整合到城市中对公司有好处。”学生们的方案保留了“甜甜圈”的基础蓝本,但是把它分解成多个建筑物,这有点像苹果目前的One Infinite Loop园区。 “只不过连接它们的不再是走廊,而是街道。”

“苹果城”方案中还有额外的办公空间,因此如果苹果愿意的话,它的合作伙伴和供应商可以在这里设立办事处,但是苹果不愿意。苹果是一家非常热衷于保密的公司,永远不会采用“苹果城”这样的方案。

肖肯在给乔布斯的邮件中还写道:“跟世界保持连接是人类的基本需要之一,苹果、谷歌和Facebook利用这种需要来开展业务。人们居住在城市里已经有几千年历史。一个城市的存在的理由,就是为每个人提供一个庞大的潜在连接网络。无论苹果、谷歌、Facebook(和其他尚未出现的新公司)有多么先进,多么强大,它们永远都不会取代城市,他们永远只是城市的补充。”

标签: 苹果急救站